联系我们

嘉兴市云海路136号

QQ:69687
联系人:无极荣耀






招商加盟

主页 > 无极资讯 >

无极4荣耀注册:温柔眼,拍大大的世界,小小的你

日期:2011-5-10 9:37:39 人气: 时间:2019-05-07 11:03 来源:未知 作者:无极荣耀

  
这些年拍中国西部的摄影师太多了,风光片、人文片,我们有了那种刻板印象,一看这些地方,就是雪山、湖泊、公路、经幡、寺庙、朝拜的人、穿着民族服装的人,饱和度极高、色彩绚烂、壮阔雄伟,人们一看,那是西部啊,大片啊,然后就厌倦了。千篇一律的摄影风格,完全的符号化、标签化,生怕自己的照片里没有这些,人们就不知道你拍过西部了。另外,太简单粗暴了,好像西部是个只有粗糙之人,刚猛之人去才能去的地方,吓退了很多人。
跑西部的摄影师大多都是糙汉子,直男摄影视角,很多时候我们一直在期待一双温柔眼,一些有温度、日常的、细碎的随拍和记录。
老杨没有三天两头往西部跑,也不是混摄影圈的资深老同志,她是个轻言细语、温柔细腻的姑娘,可她有双温柔眼,人群中她会躲起来拍照,大家常常注意不到她的镜头,她说她喜欢风景里有一点点人,大大的世界,小小的你。
是的,她的照片里有水气,哪怕是第一次踏上沙漠、无人区和山川,哪怕是上高海拔会头痛,在沙漠里会担心和害怕,只要她拿起相机,就会有温情的照片,有别人偷不来的视角和情绪。
摄影师没法给自己拍照,可她拍下的这些照片里,都有她呢。
我喜欢躲起来拍照
平素里,老杨的主业是做家庭纪实摄影,拍家庭,拍爸爸、妈妈和孩子的样子。“其实每次拍照前我还是会紧张,我特别怕那种,比如说要拍照了,一家人坐在我面前说:来吧,我真的就不知道怎么下手了。”老杨说她喜欢让家长和孩子们一起玩,她在旁边默默纪录就好了。
老杨自己写过,为什么要拍摄纪实的照片,而不是那些看上去很美的照片?因为被拍摄的人会记得拍摄时所做的一切,记得那些有记忆、有故事、有情感的场景和物件。她说拍小朋友时,很多人喜欢逗小朋友笑,大家的认知是:一定要笑。她觉得小朋友,你不一定要拍他笑,“我之前拍过一个小朋友,一直在哭,后来拍出来,各种状态,耍赖、不高兴,我觉得这也是他真实情绪的记录,随缘拍摄,每个家庭都不一样,不是一定都要开开心心的。”
随时带着大大的相机,随处抓拍,总之镜头是眼睛,照片帮她纪录。去年10月,老杨一家人带着还不到三岁的儿子去了内蒙古腾格里沙漠。儿子叫小七,去之前小七的爸爸说这是条亲子路线,她犹豫了很久决定去。一进沙漠,全程的颠簸路线,就觉得被骗了。到了沙漠的最高点,整个人傻眼了,怎么能冲上去呢?当天遭遇了来来回回的迷路、陷车,晚上出不了沙漠,所有的人都很沉默,儿子开始变得烦躁,哭闹着不愿意再做安全座椅,“我只能紧紧地抱着他,告诉他不要动,就抱着我,一会儿就出去了。那个时候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,只要他安全。”晚上出不了沙漠,大家在腹地扎营,她说一夜没有睡好,一直在思考白天的事情。
问她在危险和慌乱中,为什么还能拍下不一样的照片,她答:没有很强的目的性,遇上什么就拍什么,自然而然的。“小孩子玩,我会拍;他们在搭帐篷、救援,我也拍,就是那个时间点,看到那些东西,就拍下来。”于是,有了这次的纪录,危险中,这个柔而不弱的人还是拍出了温柔的腾格里,温柔的星空、夜色和沙漠。
和很多人一起出行,老杨举相机,很多人都不知道她在拍大家,她说那个时候她的感觉是最舒服的。后来大家知道她了,会说,“老杨,拍我,拍我”,这时就没有之前自然了。“我更喜欢躲在一个地方,你没有看到我的镜头,当下我看到你的状态,那个时候的纪录我觉得是最好的。”
老杨说有时候想出去旅行,就是想找一找这种感觉,找拿相机的初心。那种完全没有什么目的性的随地随心拍摄,这个状态,她也会放松。
→ 这是老杨在沙漠、无人区的一些随拍。
我喜欢拍风景里的人
一个瘦瘦的人,出去扛着相机和两个镜头,再加上三脚架,“浑身都是劲儿,完全不觉得累,拍摄的乐趣,只有自己感觉得到。”老杨说她喜欢拍旅行中的人,喜欢远景,那种大大的世界,小小的你的感觉。她说风景也好看,但是只拍风光,她好像没有太大的感觉,一旦场景里有人,她的创作灵感就会多一些,她喜欢风景里有一点点人。“我每次出去,没有太大的执念,一定要把景拍得怎么样,我还是喜欢人,人有很多复杂和丰富的情愫在。”
“我拿起相机的初心,是记录自己的生活,孩子的日常。我给你看张照片,那个时候我在家坐月子,开始学习摄影,边喂奶边上课。做月子的时候,我要闷坏了,学习摄影给我打开了一个新的大门,当时我很享受那个过程,很亢奋、很充实,感觉自己多了一个世界。”老杨做家庭摄影师两年了,第一单拍了她的朋友,那个时候朋友刚生了孩子,想拍一组母乳照片,去影楼又觉得别扭,就让老杨到家里去拍,拍完之后,反响很好,那就尝试做这个事情吧。“当时凭着自己的感觉拍,女生对画面的感觉,对情绪、状态的感触和控制,情感上和男摄影师不一样。”
老杨说她喜欢画面感强的照片,图片里有内容、有温度,能打动到自己。她的照片细腻,有情绪在,“情绪真的很难讲,我只能讲我拍的时候,自己看到的东西,情绪是个抛物线,到那个点,你抓到了就抓到了。有时候也奇怪,怎么总能抓到那个点呢,好像不用刻意训练,看到了就纪录下来。就是那个点,那束光,那件小东西,我自己的情绪很满足,我就会拍下来。比如儿子和爸爸互动的场景,情绪饱和,画面的共鸣点就多。”她接着说:“你有没有那种感觉,看到哪个画面觉得很舒服,比如春天的一束光,喝茶时看到的那一抹热气,老街黄昏亮起的灯光,看到那个场景,就想记录下来。”
拍人的日常,老杨说她能感觉到他们的情绪,尤其是妈妈们的。她拍过一个怀着双胞胎的妈妈,拍出来觉得气氛紧张、压抑,后来她和这个妈妈聊,妈妈说那时候快要生了,几乎没有出过门,快要抑郁了。后来老杨给她的孩子拍了百日宴、又拍了一次家庭摄影,“我觉得很有意思的是,从怀孕、生产,再到带孩子,你见证这个一点一点幸福的过程,再过几年,照片拿出来,感触就会非常多,因为那是当下最自然的状态。”
她喜欢自然光拍摄,不用闪光灯和强光对准人脸,对拍摄者也没有什么要求,就是让他们尽量自然和舒服,有时他们实在难放松,老杨会让他们做事情,在动态中,尽量忘记自己镜头的存在。所以她的温柔里没有矫情和造作,是专属于女性的柔的力量,更坚韧,你也看不到太大的野心。她没有疯狂接单,她说很怕自己的拍摄太多了,成为流水线式的生产,到最后,自己都不喜欢摄影了,不想拿相机了,人会变得很疲惫。“每个人想要的东西不一样。”